第04:史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9月23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历史上宁波沿海的“绿壳”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剿匪斗争。
解放军抓获匪特。

■戴勤锋 

   在十九世纪的浙东沿海,“绿壳”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词。当时,在多如牛毛的海盗中,最为狠戾的要数来自东南沿海的海盗船,因其两头尖翘,形如蚱蜢,故号蚱蜢艇。又因船壳绿色,“滨海民以‘绿壳’呼之”(同治《鄞县志》)。他们所到之处杀人放火、绑架勒索,居民们闻之色变。宁波老话“眼乌珠凸出像绿壳”,这“绿壳”说的就是那帮穷凶极恶的海盗。“绿壳”本是沿海人民对东南沿海盗船的贬称,后来被演变成对一切盗匪的代名词。

  宁波沿海盗患追溯

  宁波沿海盗患,最早可上溯到2000多年前。当时,西汉朝廷在章安(今台州临海)设置会稽“东部都尉”,其目的就是为了防备来自海上的袭击,维护浙东沿海一带的治安。汉成帝阳朔元年(公元前24年),东部都尉自章安移驻鄞县,后因寇害又移驻句章(县治为今江北区慈城镇城山渡之侧);汉顺帝永建四年(129),会稽治由吴迁山阴后,东部都尉复移驻章安。顺帝阳嘉元年(132),海贼曾旌等侵犯会稽,杀句章、贸阝、鄞三县长,并攻打东部都尉……从上述史料可知,两汉时期的宁波海域已极不太平,海盗不仅杀地方官员,还敢攻击维护地方治安的军政机构。

  三国东吴景帝永安七年(264),在杭州湾北部的海盐又发生海盗攻杀地方官事件。《三国志·吴志》记叙此事云:“秋七月,海贼破海盐,杀司盐校尉骆秀,使中书郎刘川发兵讨之。”海盐因“海滨广斥,盐田相望”而得名,司盐校尉骆秀是此地的最高长官,被海盗杀害后,浙东海疆再次告急。到了东晋末年,孙恩、卢循起事,从东晋安帝隆安二年至义熙七年(398—411),前后历时长达13年之久,有上百万人投入战争。他们在四明大地几番进出,不仅毁坏城池,而且随之而来的战火,使百姓流离失所。清人汤彝在《海寇考》中认为,孙恩是中国海盗活动的揭幕人。

  清晚期“绿壳”的兴起

  清康熙收复台湾后,东南海疆安定,但到乾隆末期,又出现严重的海盗匪患。这一时期,主要活跃的海盗有三股势力,其一为浙江土盗,其二为福建洋盗,其三为越南夷盗。浙江土盗的活动范围在今天台州、温州一带,又叫做凤尾帮;福建洋盗活跃在原来闽浙交界地带以及漳厦泉三角洲等明郑的传统势力范围,又叫水澳帮。越南夷盗又称安南(今越南)乌艚艇匪,是由安南封建集团内战中战败的失意军官和流散兵丁为骨干组成,类似明代的日本倭寇,主要活跃在广东洋面上。该匪帮火炮洋枪装备精良,以福建、浙江、广东一带土匪为向导深入我国内海,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绑架勒索,无恶不作。这三股海盗关系错综复杂,既互相勾结,又互相斗争。

  清嘉庆五年(1800),中外海盗聚集浙洋,沿海戒严。定海镇水师和舟山义勇南驰台州会剿。这年六月,安南艇匪纠集浙盗凤尾帮、闽匪水澳帮,共百余舰进泊海门(今椒江)口外,企图登陆劫掠台州。定海镇总兵李长庚率水师于太平县(今温岭)松门全歼海匪主力。

  松门一战后,安南艇匪再不敢成股来掠劫东南沿海,但将其乌艚快艇和装备的法兰西、葡萄牙火炮洋枪留给闽粤海盗,使匪焰复燃。闽粤海盗承袭安南乌艚修造技艺,并以绿漆涂船作为他们的身份标识。起初,那些形如蚱蜢、船壳绿色的盗船,主要在中国南部海域呼啸来去,孱弱的清朝水师拿他们没办法。到19世纪40年代,这些“绿壳船”已沿着绵长的海岸线曲折北上,蔓延到长江口外。而宁波作为大运河终点及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她不仅是河海航运的要津,其外洋的舟山群岛还是沿海渔业发达的代表性海域,那些来往于此的商船和渔船无疑是海盗眼中的一块块“肥肉”,这也为宁波沿海“绿壳”的兴起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到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及西方列强的入侵,让清政府顾此失彼,穷以应付。活跃在宁波沿海的众多“绿壳”,与中外势力不断交手,积累了丰富的海战经验。他们善于用兵,充分利用海洋地理环境,发挥自己的优势。如根据风涛大小、港汊分布、海流深浅、潮汐高低、时间早晚等,审时度势,相机而战,战无不胜。这样一支骁勇善战的武装船队是晚清政府水师望尘莫及的。时任鄞县知县的段光清就曾毫不客气地批评道:平时捕盗既不敢前,护粮又不肯往,水师真可废矣!这些“绿壳”成群结帮,抢劫商船、渔民,甚至派同党大摇大摆进城,公然高坐大堂,和被劫商船船主或家人就赎金讨价还价。有时,他们也对落单的洋人下手。如1847年,美国北长老会教士娄理华在从乍浦回宁波途中被海盗抓住后淹死。1855年,传教士丁韪良从宁波去普陀与在那里度假的妻子会合时,也遭到过海盗的袭击,他们抢走了传教士的鞋子和手表。正当他们要劈开传教士的脑壳时,这帮水手中一个听过布道的人认出了他,不然也就没有日后的京师同文馆总教习了。发了善心的海盗们在详细询问了如何看手表刻度的问题后,留给他一只较小的船和一坛酒,靠着这些,他在海上漂荡了三天后回到了陆上。

  “绿壳”的兴起,也催生了一种护航组织,它主要是由英国和葡萄牙两国私人出资成立的武装船队,对于需要保护的船只收取护航费,甚至是以武力威胁,强取护航费。时任浙江道监察御史何冠英奏报:“夷人性本嗜利,又欲笼络人心,遂向商船每只索洋银三百圆,代其护送至浙之宁波。由浙返闽,亦复如此。”由于获利优厚,他们便聚集在宁波口岸相互竞争。当时,广艇海盗中,实力最强的是后来成为朝廷大员的“绿壳”头子布兴有。他时常率领海盗船队停泊在宁波港外,一方面与清朝水师周旋,另一方面则使得竞争激烈的护航业更加复杂化。

  布兴有,广东香山县人。道光二十一年(1841),当时林则徐令造夹板船,招募布兴有等为水勇与英夷战。后林则徐“谴谪”以去,清政府任布兴有等水勇漂流海上。“至是北上浙江就食,三镇水师畏之如虎,更成为广艇海盗的首领”(《海门镇志》)。据传布兴有最鼎盛时拥有上百艘“绿壳”,1000多名手下。咸丰元年(1851)九月,布兴有率部攻击海门,打败了定海、黄岩、温州三镇水师,攻占海门,大掠10天。“居民偶与龃龉,遂焚民居千余间”(《海门镇志》)。随后,他们又攻击宁波象山,在石浦镇大掠富户。宁波知府罗镛奉命出击,却不敢接,行动迟缓,等到海盗饱掠而去后,罗镛居然向省里虚报战功。但没想到的是,冒功的报告刚递上去,布兴有的海盗船队又杀了个回马枪。这下子他露馅了,遭到上司、浙江巡抚常大淳的严词训斥,并将面临严厉的行政处罚。情急之下罗镛只好假戏真做,花费重金行贿布兴有,希望招安其部。宁波的商户们也大力促成,认为招安布兴有将有效抵抗葡萄牙人的勒索。一时之间,布兴有的大名频频出现在朝廷的谕旨当中。

  当然,布兴有也的确想投诚。因为穿上制服之后,就能堂而皇之地以“护航”名义收取保护费。这种穿制服的“海盗”与没穿制服的海盗相比,本小利大。何况,此时他以战胜之师兵临宁波城下,手上还扣押着俘获的山东守备和200多名水师官兵,180多名商船船户、水手,以及几十艘兵船、商船等。他讨价还价的余地实在很大。

  在宁波、浙江两级官府的竭力斡旋下,清政府最后批准了布兴有的招安。布兴有从浙江获得了高额的“转会费”,并得到一个六品顶戴的“游击”官衔,率领其部众布良带、布明齐、张景辉等624人及22艘舰船,集体从海盗转制为官兵。其中的560多人,被送回广东原籍遣散,布兴有等50多人则被安置到宁波驻军。他的部队被称为“广艇”“广勇”“潮勇”等。

  咸丰四年(1854)四月,江苏巡抚许信臣的门生万藕舲任浙江学台,请求观看布兴有管带之炮船。此时,已升任杭嘉湖兵备道的段光清趁机向万藕舲推荐布兴有,说:“布氏纵横海上,时人呼此船为活炮台。”由于当时上海被小刀会占领尚未收复,万藕舲于是向许信臣引荐布氏兄弟,段光清便立即命令布兴有前往上海助攻,开始崭露头角。次年,布兴有又因捕盗出力,被正式任命为水师千总一职,不久就大战葡萄牙人,夺回了油水极多的宁波护航生意。虽然宁波的船主们依然要缴纳高额的“护航费”,但总比勒索无度的葡萄牙人好多了。而且,布兴有凭借自己的强大武装,消灭了浙江洋面上的其他海盗团伙,实际上为海洋重新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宁的环境。

  更令清廷没想到的是,不久后太平军大举进攻舟山、宁波等地,布兴有率部抵抗。同治元年(1862)二月,太平天国“附天侯”汪义钧攻打舟山,被布兴有与其弟布良泰督率广勇击退。接着,布兴有又率部攻击被太平军占领的镇海。同年五月,清军攻打宁波,为了将旁观的英国军舰拖入战争,布兴有和英领事馆帮办陈阿福密谋,冒充太平军向英国军舰开炮,英军于是向宁波城内的太平军开炮还击,并派军登陆,布兴有率部同时登陆。布兴有因此战从六品游击升为正三品参将。

  “绿壳”之患的彻底消失

  民国时期,浙东沿海洪灾、风灾不断,加上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抗战开始后,国民党倡保甲制,抽壮丁。新兵生活恶劣,得不到起码的温饱,沿海青壮年于是纷纷逃避兵役,不少人铤而走险,上山下海,沦为“绿壳”。

  1949年6月后,国民党的残军乘我军接管城市、建立政权、整顿内部之际,树旗集群,大肆收罗国民党散兵游勇和海盗土匪,并强迫部分群众参加,拉起反革命武装,反征粮、反捐税、反参军、反减租,到处破坏交通,抢劫财物,捕杀地方干部,袭击区乡政府,危害严重。与此同时,台湾国民党不断派遣飞机轰炸宁波,并派海特进行骚扰破坏,海陆配合,互相呼应。如果这时不迅速剿灭匪特,浙东人民仍然得不到真正的解放和安定,为此,剿灭匪特,消除匪特的危害,成为当时部队一项紧迫的中心任务。

  宁波地区剿匪作战,大体分为三个时期:1949年6月至11月为第一个时期,以清剿重点地区和歼灭较大股匪为主;1949年12月至1950年底为第二个时期,以清剿宁象边界区和剿捕匪首为主;1951年为第三个时期,主要围剿海匪和肃清散匪。

  1949年6月初,浙东第二游击纵队的钢铁部队(1949年6月18日编为第二军分区后改为宁波军分区警备二团)进剿慈溪北部匪首帮会头子陈金木,拉开了整个剿匪战斗的序幕。

  6月5日,钢铁部队两个中队在慈溪坎墩附近的王家围歼陈匪150余人,击毙匪首陈金木。接着,于26日我军警备二团规劝匪首周元山改邪归正,周不从,欲以武力突围,警备部队以武力迫其就范,毙伤匪徒14人。7月9日,警备二团一营在上虞、松厦和沥海一带清剿。至6月底,我军先后开展剿匪作战14次,取得了剿匪的初战胜利和经验;同时,接受了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武装投诚自首的共10余股,计1599人。

  为了开展全面清剿,扩大战果,7月底第二军分区召开第一次剿匪作战会议,明确剿匪指导方针,部署了剿匪作战计划,重点清剿对我军威胁严重又较集中的股匪。全宁波地区划分为两个重点清剿区,第一个是奉中、奉东地区;第二是奉西南和姚北地区。在二十一军、二十二军、三十五军的配合下,第二军分区以两个团和六个县大队及部分区中队投入剿匪作战。在剿匪作战中,坚持军事消剿、政治瓦解、发动群众武装自卫三者相结合的指导方针。在战术上,采取重点清剿、分头追剿等相结合,以长途奔袭、夜间包围、拂晓突然攻击等手段,使剿匪战斗顺利深入地进行。

  在7、8、9三个月中,第二十二军派出1100余人配合地方干部组成100余个工作组,深入农村,开展肃匪反霸,建立基层政权等工作,使各县农村燃起了斗争烽火。仅鄞县工作队就消灭土匪28股,俘匪600余人。至12月底,鄞、慈、镇、奉大的股匪基本肃清,第二军分区部队作战252次,共灭匪3254人,其中向我军投诚的2003人,缴获迫击炮8门,各种枪支2714支(挺)。

  在象山方面,1849年7月10日宁象战役结束,象山半岛全部陆地解放。当第二十二军及第六十一师回师北向,集结于镇海、穿山、咸祥作解放舟山群岛、攻击外围岛屿渡海作战准备时,国民党第八十七军于7月底从海上登陆,推进至象山关头一线,与我军对峙在五狮山下的东溪、乌岗之间,到9月上旬才退去。此时,潜伏的匪特气焰嚣张,妄图接应敌军重新占据象山半岛。当时有赖云章的“宁奉象三县指挥部”、沈寅、肖谦等股匪和散匪约1000名,破坏活动非常猖獗,经常袭击、阻击我军小分队和政府工作人员,还封锁象山港,围攻丹城镇。象山县大队当时只有60余人,在第六十一师八二团的配合下,不畏艰难,英勇作战,屡创以少胜多的战例。

  从1949年8月至1951年6月,该县大队共俘匪860余人。副大队长李长江在20个月中,率部队剿匪作战60余次,每次战斗,身先士卒,英勇顽强,他的足迹遍布象山和宁象边区,1952年被评为浙江军区“剿匪战斗模范”,出席军分区、军区英模代表大会。

  从1949年12月开始为第二个时期,剿匪重点转向宁象边区及姚北、鄞北一带,歼灭小股土匪和剿捕匪首。当时针对匪特活动化整为零、昼伏夜出、化装隐蔽、单线联系等特点,我军采取了以连为单位作战,以扩大控制面、发动群众、跟踪追索、反复搜剿等一套有效方法,并培训了135名侦察人员,以提高侦察、搜捕、做群众工作等能力。

  12月27日、28日,第二十一军一八八团及警备二团,分西、南两路向宁海的长街、大赖、郑家山赖云章部藏匿的地区合击。在铜岭祝俘匪大队长葛开国等4人;29日拂晓,合击大赖时歼匪9人。我军另一路于龙潭茶山麓及灰山南俘匪22人;合击郑家山时,匪“指挥部”仓皇逃命,又俘匪22人。接着,我军分路搜剿,三天内击毙伪三门县副县长林焕浩、第五大队队长陈英俊等33人,俘伪宁海县副县长麻起等504人,缴获各种枪支198支(挺)。到1950年1月底,共歼宁象、三门司令胡常瑛、大队长王伯川等1032人。宁象边区股匪基本肃清,地方初步安定。

  为彻底消灭股匪,我军又于1950年2月7日,捕获国民党象山县县长章昌琛,3月22日捕获匪首刘子良,8月21日捕获“浙江第四区人民反共游击纵队”司令宋钧年等,10月4日捕获“交警大队”大队长龙云海等。至此,公开活动的股匪、匪首基本肃清,散匪也纷纷投降自新。我军剿匪作战294次,毙伤匪特239名,俘匪3497名,投降自新2878人,共歼匪6614人。剿匪战斗取得重大胜利,土地改革逐步开展。

  从1951年开始,为第三个时期,主要围歼从海上登陆之匪和隐藏的散匪。1949年后,很多残匪逃往海上,与海岛上的国民党残兵聚集在一起,经常窜扰沿海乡镇,进行凶杀、掠劫等破坏活动,有的还妄图潜入内地山区建立游击基地,仅1950年、1951年从象山半岛登陆的股匪就达12次、1800余人。多股被我军围歼、击退,少数股匪偷袭后即下海远窜。后在我军民联合阻击下,匪徒纷纷投降,除50人下海逃跑外,其余均被歼灭。1951年6月29日拂晓,59名匪徒在匪首张耀荣率领下,分三组从象山泗洲头西南之寺前村登陆,妄图窜入四明山区建立游击基地。我军经过多日围剿,全歼来犯之敌。由于战况激烈,我军也有10余人伤亡。

  经过两年半的剿匪作战,在上级和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在宁波人民的大力支持下,野战军、地方部队和民兵紧密配合,克服了重重困难,在较短的时间里,宁波各地共歼灭匪特11675人(含投诚自新者5079名),基本上肃清了宁波地区海岛及陆上的土匪武装,有力地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巩固了地方人民政权。至此,久困四明大地的“绿壳”之患,从历史上彻底消失,宁波人民迎来了海晏河清、生活安定的社会环境。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时政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邱隘新闻
   第04版:史事
   第05版:鄞响达人
   第06版:时事新闻
   第07版:广告
   第08版:特别报道
历史上宁波沿海的“绿壳”
鄞州日报史事04历史上宁波沿海的“绿壳” 2022-09-23 2 2022年09月23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