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今日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冠绝天下~~~
2024年02月09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冠绝天下
沙孟海榜书扛鼎之作
“中国书法之乡”揭牌仪式。
沙孟海旧照。
沙孟海在美院为学生授课。
第二届“沙孟海杯“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开幕式。
沙孟海旧照。
沙孟海诞辰110周年全国书法展。
沙孟海“百年树人”横幅。
沙孟海书法篆刻艺术大展暨学术文献展现场。

  ■本报记者 吴海霞

  “榜书海内第一”,是鄞籍书坛巨匠沙孟海头顶的桂冠之一。

  说到榜书,近年来在不少沙孟海作品展中亮相的“龙”可谓是他的代表作,也为沙孟海故乡鄞州人所熟知。

  在《耕字记》中,他自述书写榜书的历程,记录尤为详细的就是灵隐寺中的“大雄宝殿”和“龙”字的书写过程。

  沙孟海是怎样写出 “龙”字的?为什么“龙”字被公认为他的代表作?

  人与书俱老: 大写的“龙”字

  榜书难度系数高,身法、腰法、步法、臂法、腕法齐备,对书家的体力、技巧、胸襟和气魄等要求更高。

  书写2米见方的“龙”字时,沙老已是87岁高龄。这样的创作,对于他既是功底的考验,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文献电影《书法家沙孟海》导演吴龙友见证了书写经过。

  那是1986年,地点在西子湖畔的国宾馆。

  沙孟海习惯每天早起,在儿子陪同下,在庭院散步,他说:“早上吸点新鲜空气,等一会儿拍电影时候精神好些。”

  写榜书,沙孟海使用的是邵芝岩笔庄定制的特大号毛笔,用马毫、羊毫、麻丝夹在一起制作的笔头,笔头圆径10厘米,毫长21厘米,通木杆总长82厘米,重达5公斤。

  拍摄在一间会议室进行,布置好灯光,将一张2米见方的宣纸铺于地面。沙孟海脱去鞋子,手握巨笔,笔随意转,一个4平方米大小的“龙”字很快出现。

  尤其“龙”的最后一点,他撇得特别有力,撇出去时,人跟笔走,险些摔倒。

  第二天清晨,沙孟海没去散步,跟吴龙友一见面就说:“昨天没写好,夜里也睡不好,我今天要重写。”语气十分固执、自信。

  于是,那天他在镜头前又重新写了一遍“龙”。这次他更加成竹在胸,脱了鞋子,站在宣纸上,沉思片刻,奋笔疾书,一气呵成,一个气势磅礴、跌宕多姿的“龙”字展现在人们眼前。

  那两次拍摄中,沙孟海一共书写了好几个巨大的“龙”字,疾笔挥洒,全神贯注,如运气功。

  吴龙友回忆,后来在放映厅播放他写“龙”字的样片,沙孟海和家人一起观影。样片既无旁白,也没有配音乐,但沙孟海看得很仔细,一个镜头都不放过。

  3分钟后,样片放完,他对一旁的弟媳陈修良说:“我写了一辈子字,还从来没看过自己是怎么写字的,今天总算看见了。”

  人与书俱老,对艺术家来说,这是一种极高的境界。

  俊美中见苍茫: 沙体榜书之最

  独特的书写过程,让沙孟海对“龙”字的情有独钟,溢于言表。

  为何选择“龙”字,吴龙友给出的答案是:“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这个字笔画多,很好看。”

  沙孟海并没有留下相关解释。但他所写的榜书“龙”字,特色鲜明,令人过目不忘,同样折射出他对此次创作的重视。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认为,沙老的书法艺术划时代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恢弘大气的碑派书风、“榜书海内第一”以及四体精通的艺术视野与审美立场。

  这个“龙”字,凝聚了沙孟海书法诸多的艺术价值。

  整个字,单从审美上看,俊美中见苍茫,如一条盘旋而上的巨龙,神采奕奕,又在云雾之间显出几分高远。

  从书写力度看,不仅恢弘大气,且干脆利落,一种力量感跃然纸上。

  有人赞誉沙孟海榜书“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备具万物,横绝太空”。而在书写这个“龙”字的过程中,沙孟海更是以大师的视野、巨匠的功底,以“四体精通”的笔法和手法,表达出龙的神秘和气度。

  龙,不仅是图腾,更是一种精气神。“龙的传人”成为国人共同的精神归属。

  因此,“龙”字不仅寓意深刻,更倾注了沙孟海作为书家的毕生功力与满腔激情。

  以大情怀大热爱写遍祖国大地

  大笔写大字,执笔之人,不仅有大力气,也需要大胸襟、大情怀、大热爱。

  沙孟海的书法不仅出现在书斋和案头,他还把作品书写在山河大地上。

  他给西泠印社、灵隐寺大雄宝殿、黄山等文化地标、名胜古迹题写招牌字,字字力透纸背。

  但写过那么多榜书招牌,沙孟海给人印象最深的榜书作品还是“龙”。

  距离最近的一次大展是2020年11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碧血丹心”沙孟海诞辰120周年书法篆刻艺术大展暨学术文献展。

  在这场集艺术性、思想性、学术性于一炉的盛大展览中,打造了一个充满震撼力的序厅:一整面红色打底的墙上,正中就是那件恢弘巨制《龙》。弧形的两翼,草书的《曹操诗卷》和《辛弃疾词卷》,各自占满半边墙。

  “龙”字如此亮相,占足C位,其他作品无出其右。

  沙孟海的书法远宗汉魏,近取宋明,于钟繇、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苏轼、黄庭坚诸家,用力最勤,且能化古融今,形成自己“雄强”的沙体书风。

  正是因为“雄强”沙体,才让他的榜书如此出众,也让这个大大的“龙”字神韵毕具。

  沙孟海的“龙”,之所以地位超群,或许还能有更多旁的解读。

  也是在那次大展上,写在展厅里的两句来自沙孟海的话,也给后人留下深刻印象。一句是为家乡人民熟悉的经典手书:“我爱祖国各地各乡,更爱所生长的故乡。”

  另一句是他作为一代书坛巨匠的追索:“真正具有时代风貌,能代表一代书风者,则必须是在形式上具有强烈的民族性的,又能经受社会检验、历史鉴定的。”

  爱国情怀、民族性、时代精神,以及沙孟海一生在书法上“转益多师”“穷源竟流”之别具风骨,也都深深融于这个“龙”字。

  榜书“龙”代表了沙孟海的书法风貌,更蕴含了他的情怀与理想,是他一生书法探索的缩影与印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时政要闻
   第02版:今日关注
   第03版:明楼新闻
   第04版:要闻
沙孟海榜书扛鼎之作
鄞州日报今日关注02沙孟海榜书扛鼎之作 2024-02-09 2 2024年02月09日 星期五